杨浦七梦:请问你家的拷带还在吗

  • 时间:
  • 浏览:55

借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的契机,澎湃新闻市政厅栏目与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携手,发起了“杨浦七梦”的项目。希望在此地焕然一新过后,抓住留处在城市空间与你们 脑海中的叙事线索。

杨浦曾是——过后现在仍是上海摇滚乐的据点,也有 有些音乐活动在此涌动。?“音乐”正是此间具有梦幻色彩的事件之一,你们 认领了这名 关键词。在网络不发达的年代,实体的音像制品是你们 欣赏音乐的主要途径,购买音像制品的场景留存于每个乐迷的脑海之中。有一位资深的“杨浦乐迷”,至今依然收藏着不少当年购得的“拷带”,你们 请他分享了此人 的拷带记忆,并期待与更多人的拷带故事相遇。

姚骅:我的拷带记忆上世纪90年代初,我在上中学,过后迷上了流行音乐,有空的过后常会往五角场跑。过后那能并能 买到“拷带”。 过后的朝阳百货和新华书店边上,有哪十几个 流动的“拷带摊”,和卖衣服、卖日用品、卖杂货的地摊混在同時 。天冷也好天热也好,你都得乖乖地半蹲在地上,翻摸着盒子里各式各样以港台流行乐为主的卡带。一一个多多劲蹲到头昏腿麻,终于决定试听一盘此人 感兴趣的,“老板,你能并能 要听听这盘”,“拷兄”会麻利地抽出你愿意试听的专辑,“咔嚓”一声把卡带倒入自备的Walkman里,有过后 夸他说“小兄弟,你有眼光,这是上个礼拜台湾最火的专辑”。实在我无法透过那位“拷兄”啤酒瓶底般的眼镜片看后他真实的眼神,但那我搞笑的话你能并能 要很受用。

当时我过后开始英文英文偷偷摸摸用短波听“敌台”的“中广流行网”了,自然很清楚那里最新流行的专辑是哪几种,那时感觉此人 听的歌比随近的你们 同学更多,正规音像店里卖的卡带已无法满足我了。

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当时引进版卡带的种类越多算太充裕,通常只引进有些非常知名的歌手,引进的传输速度也要看运气,慢搞笑的话真的要等愿意。统统 我常常很感叹,哪几种“拷兄”缘何路道没有粗,能并能 没有快地搞到哪几种专辑。

1992年 张卫健 《真真假假》

实在1990年就从你们 那里见识到了拷带,但我此人 掏钱买第一盘拷带,则是在1992年的秋天,买的是张卫健的首张专辑《真真假假》。为哪几种会买这盘拷带,特别要的有有另一一个多多原因分析 是同名主打歌是林志颖一首歌的粤语版,我那时与否林志颖的歌迷吧,去掉 拷兄对于这盘专辑的强力推荐,你能并能 要临时起意买下了它。

坦白说,这第一次买得特别糊里糊涂,但需用承认,拷兄是除了当时的几位DJ外,我听流行音乐的重要领路人之一,你们 并没有越多文绉绉搞笑的搞笑的话,说话还一一个多多劲有切口(沪语,口头禅和脏话),但我相信你们 也是很喜欢听流行音乐的,和你们 聊哪几种是件挺畅快的事,有过后 我接触的那两位拷兄,为人十分爽快,你们 常常会推荐出你能并能 要感兴趣并心甘情愿掏钱的专辑。

1993年 德永英明《DEAR》

1993年,我从半夜三更三更的广播中第一次听到那首《Rainy Blue》,一下子被歌者的声音所吸引。主持人介绍说,演唱者是日本歌手德永英明。第五天,我便兴冲冲地跑去五角场卖拷带的摊子,买到了中有 这首歌曲的德永英明的《INTRO II》,这实在是他的一张精选集,这盘拷带愿意陪伴了我愿意。那时国内还没有正式引进过他的专辑,能并能 听到日本流行音乐的电台节目也是屈指可数,必须通过拷带来接触和了解这位日本歌手。我陆陆续续买了统统 盘德永英明的拷带,也有 在五角场——包括我大爱的《DEAR》——也有 拷兄大力向我推荐的。

1994年 张宇 《温故知心》

1994年年末,拷兄向我推荐了张宇的这盘《温故知心》,张宇越多我最爱,但他的这盘《温故知心》却是我此人 非常喜欢的专辑,时至今日还一一个多多劲甩掉来温习一下。并非 会很喜欢,除了专辑中一首歌曲加一段故事性的口白那我的表现形式很吸引我,张宇在这张专辑里透露出的心境,也和当时读高中的我的心境很相似。有一段口白我反复听了无数遍——“我再也无法做音乐了,一次又一次的退稿像猛兽般地吞噬了我的信心,我宁可面对二十多万元的债务有过后 愿再去面对任何有有另一一个多多音符。在光复南路的红砖道上医学会 小孩子般跳来跳去,却缘何也跳不进挂着滚石二字的大门……”——自觉考不上好大学的我,对这段话深有共鸣。2011年,我第一次去台北自由行,特地去了光复南路滚石旧址的小楼,站在楼下的红砖道上,脑海里一一个多多劲回旋着张宇的这段话。

1995年 《东京感情故事》

1995年初,《东京感情故事》在上海电视台热播,连带剧中由小田和正演唱的主打歌也开始英文英文风靡,那时统统 人应该和我一样,实在不让日语但还是努力地用汉语拼音注音去学唱这首歌。在当时的正规音像店里,先要买到日本歌手的专辑,统统 店员甚至连小田和正的名字都没听说过,我只好求助万能的拷兄。对方听明我的来意后,从一大叠卡带中麻利地抽出一盘——“喏,就这盘”。当时的我真叫有有另一一个多多激动呀,也暗自佩服拷兄对于流行市场的敏锐嗅觉。这实在是一张日文歌曲的精选专辑,过后这盘卡带,我第一次知道Off Course,知道小林明子,知道稻垣润一.......,发觉日文流行歌那我那我充裕,统统 卖拷带的老板又趁热打铁推荐给我更多的日文流行歌曲专辑。

当年的我去五角场,除了去看申花队的训练,有过后 去兜拷带,淞沪路两边承载了越多美好的记忆。有位“拷兄”的样子我一一个多多劲记得:戴着啤酒瓶底眼镜,头发乱乱的大块头,绝对没有一丝现在文艺青年的气质。他当时向我推荐了不少冷门的歌手,更向我强力推荐了Chage&Aska(恰克与飞鸟)这名 当时的天团。你们 的统统 早期专辑都没有引进到内地,那我他的摊位上也有 。

有意思的是,前段时间听到Chage&Aska解散的消息,我的脑海中首先一一个多多劲冒出的竟然是这位拷兄当时向我热络推荐时的场景。那时还是学生的我,囊中羞涩,这位拷兄还不止一次愿意赊账给我,“小赤佬,钞票不足啊?算了,先拿去听,有钱了再给我”,一边呼着烟一边向我抬抬手,我的不少拷中有 过后 那我赊账买来的。我实在挺感谢这位拷兄的,可惜那时没有你们 圈、微博,无法记录下哪几种画面,有些遗憾。还好,哪几种当年努力攒下的拷带我大部分还留着。

我在多年过后买到了《温故知心》的原版CD。文案中的搞笑的话你能并能 要特别感同身受:听哪几种歌就像翻看不同过后的照片。尽管经历过再多年,仍有过还能能 清楚地记得照片中那天的天气、随近的景物和过后哪几种心情而有的表情。我每次看后抽屉里的哪几种拷带时,也会想起最初看后、听到它们的心情,还有随近的景物及天气,实在它们是黑白的,但留给我的记忆却是彩色的。

现在的五角场和过后相比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流行音乐市场和20多年前也是大不同了。如今我走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五角场,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到:哦,这地方曾是我的秘密音乐基地啊。我相信,人群中一定也有 此人 会想起。你们 将在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于“绿之丘”进行的“杨浦七梦”项目上,展出部分姚骅收藏的拷带。过后你也有 关于拷带的记忆,特别是与杨浦有关的,欢迎你与你们 分享,形式不限,外部、数字文件过后当面讲述皆可。

请联系邮箱zhwww@gmx.com

外部请快递到上海市延安中路839号澎湃新闻市政厅 王编辑 13788915903 收

相关阅读:

上海城记|拷兄阿宝:流行音乐的地下推手

五角场的秘密音乐基地关于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由上海市城市雕塑委员会主办,由上海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杨浦区人民政府承办。空间艺术季希望通过艺术植入空间的活动,邀请你们 亲身感受滨江贯通这名 公共空间作品;通过展览与实践相结合的最好的办法 ,搭建有有另一一个多多对话的平台。

本届空间艺术季主题为“相遇”,意图呈现人与人的相遇、水与岸的相遇、艺术与城市空间的相遇、历史与未来的相遇,将激发更多美好生活、美好感情的相遇。

关于“杨浦七梦”

2019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SUSAS学院的项目之一,由澎湃新闻市政厅与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发起,希望借助七组研究和创作,勾勒出那我生活、工作在此地的你们 ,与此处在过怎么的故事,如今又对此怀有怎么的梦想。成果将于9月底至11月底在原烟草仓库的“绿之丘”展出,并期待纳入更多观展者的讲述。

新闻推荐

“时尚”,还是一种内在美

常听到搞笑的话:你的身材藏着你的自律。每每看后此人 虽奔五却并没发胖的身材,偶尔也会窃喜、自恋,那潜台词仿佛是说“我瘦过后...